穿成恶龙的她又穿回来了 104.第 104 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穿成恶龙的她又穿回来了最新章节!

    红凤凰粉凤凰粉红凤凰  他们本来还没怎么怕, 结果听眼镜男特意补充的那句话, 面对他镜片猛闪白光的微笑反而慌张起来。

    “你、你……我们什么也没做!”毛子握着自己的右手,鼓足勇气, “我们对那个女孩子什么也没做!反、反而被她打了!”

    他认为面前这个眼镜男跟之前那个黑裙女孩是一伙的。

    本来就是嘛, 两个人力气都出奇的大,看上去跟正常人画风都不太一样, 说不定面前的眼镜男是个管家, 专门出来找离家出走的大小姐……肯定是这样!王少的女朋友肯定也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那之前王少去银行取钱也是因为他女友离家出走了!

    毛子想起了老妈最近在看的电视剧, 一瞬间把所有剧情都脑补全了。

    这样一来, 任是柳不寒再机智也想不到面前的人类少年想了什么,不过既然用人类的方式沟通不顺畅,那他自然就选择妖怪的方式。毕竟那身份不明的妖怪假扮除妖师也就算了, 现在还打伤人类, 实在称不上友善,如此一来还需尽快找到为好。

    毛子和他的五个兄弟(包括依旧昏迷不醒被架着的老大)就见毛子刚喊完, 面前这个眼镜男就立刻敛下笑容, 不再伪装,嘴角绷紧, 平凡的面容上尽是严厉之色。

    毛子当即内心大叫:惨了惨了, 这人是不是想帮他家大小姐灭口。

    他想也没想,连兄弟义气都顾不上, 立马埋头冲向眼镜男身后的唯一出口。

    结果柳不寒只是轻轻一挥手, 毛子以及其他五名少年就见一片柳絮一样的米色毛状物扑面而来, 一下就顺着他们的呼吸钻进鼻腔里。

    鼻子里先是一番瘙痒,但还没等他们打出喷嚏,那股瘙痒就连同着意识一同远去。

    通过催眠之术,柳不寒这次顺利问出了那只能够操控死气的妖怪下落,他没有再耽搁,再次一挥手修改了这些人类的记忆转身就朝那名妖怪前往的方向追去——

    那里是N市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柳不寒担心那个妖怪想利用这一点做些什么。

    ……

    叶菲望着面前人头攒动,人来人往的车站深深叹了口气。

    她发现自己失策了,打从回来之后,只想着回家了,热心帮人顺便赚个车费再买车票,偏偏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她现在是个黑户!

    而买车票,至少买从N市到叶菲家乡的车票是需要身份证的。

    她从哪变个身份证出来……就算她能变出来,进站是要检查的,现在全国联网所有身份信息都能在网络上查到,到时候一刷什么也没有,那她不还是暴露了吗。

    叶菲敲了敲自己脑袋,发现在这一点上还是当龙的那个世界好,至少那个世界的户籍管理还没这么严格。

    思来想去,叶菲只能把希望寄托于传说中的“□□”小广告上。

    最后恋恋不舍望一眼买票窗口,叶菲花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又从车站出来。

    站在大太阳下,她开始到处搜索“□□”两个字的踪影,偏偏最近N市市容整顿的很不错,她找了一路也没在街上找到这些小广告的踪影,就连小广告们最喜欢出现的电线杆上也没有。

    既然闹市区没有,那就只能去找找那种本来就很脏乱,没啥市容的地方,叶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拆迁区。

    就在她问过人,前往最近一处拆迁地带的路上,叶菲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又缀上了一个小尾巴。

    这次的小尾巴似乎只有一个人,但就算只有一个人,那也是尾巴啊。

    难不成又是个看她孤身一人长得柔弱想打劫的?

    叶菲面不改色,脚步不停,只在心里意思意思感慨一句我国治安啥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大白天还有这么多抢劫犯出没。

    算了,反正现在当务之急是□□,身后那人想跟就跟吧,真要行不轨,就等他跳出来再解决好了。

    叶菲心大地想到,继续自顾自按照原定路线一路走一路找。

    她这副样子落在柳不寒眼中那就十分可疑了。

    一个正派妖怪怎么会像此女边走边到处张望。柳不寒心道,此女必定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原本心中就有一丝怀疑,现在黑裙女妖怪的行为举止将这份怀疑又放大了几分,偏偏这时候柳不寒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原来是陆彬旬那边发来消息。

    陆彬旬告诉柳不寒,他在英才高中的图书馆旁边发现了一块可疑的石头,石头上面有西洋风格的花纹,此外恶鬼诞生的女厕所里,发现了一小撮可疑的灰烬,怀疑是某个线索被那个假扮成除妖师的妖怪烧了。

    这条信息刚发到柳不寒手机上,紧接着有一条信息过来:

    【询问了王家小子,那滩灰烬应该是张纸人。烧毁纸人,疑似隐藏幕后黑手的出生做派。】

    柳不寒有听说过这种说法,说是除妖师那边虽然现在组成了一个联盟,但在建国之前,联盟未建,各派除妖人、道士、和尚、阴阳师鱼龙混杂,各有各的门派传承。往往同一种术法,各不同门派世家的手法也会有差别,经验老道的高手甚至可以通过这种差别锁定行术之人的师承门派。

    就算是在现在,尽管名义上都统一归属除妖师联盟,统一被称为除妖师,但实际上里面有擅长风水的,有擅长捉鬼的,有擅长除妖的等等不一而足,不同擅长的门派擅长的术法不同,手法也有所差别。操控纸人之术同样如此。

    将纸人烧掉避免从这一点暴露,的确是个很好的方法。

    手机那头的年轻除妖师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把该发的全发完后,陆彬旬最后给柳不寒发了一条短信——

    【我怀疑,那只妖怪有心包庇英才高中闹鬼事件的幕后黑手,或者说,两者认识。否则,为何要烧掉纸人。柳兄,你自己小心。】

    【在下明白了,多谢阁下。】柳不寒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熟练地点了点,甚至眼睛都没怎么往下瞥,一条短信就被编辑好发送出去。

    实际上,柳不寒始终对周围环境的变化保持一份警惕,就算在阅读陆彬旬发过来的信息时,他也清楚明白自己到底身处何处,前方跟踪的妖怪是什么状态,自己是否被发现。

    就比如说现在,当柳不寒按下发送按钮的时候,心里清楚自己应该早就被发现了,因为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杂乱,位置越来越偏僻,前面的那只妖怪没道理去闹市区转一圈什么也没做就跑到这种地方来。

    在柳不寒看来,会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对方早就发现自己在跟踪她,将计就计,故意把柳不寒引到这种平常人不会靠近的拆迁地带。

    像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最是适合做些不能公布于众的事了。

    想到这里,柳不寒推了推眼镜,镜片上白光一闪,嘴唇绷成一线。

    而叶菲也在感叹身后那个抢劫犯的坚韧不拔,竟然真的跟着自己走了一路,她这么长时间走下来少说也有三小时了吧,她本来就不是人,不会感到累很正常,结果后面那个抢劫犯居然也一路支撑下来,看来就算是抢劫也是需要坚韧的意志和良好的职业素养。

    撇开后面顽强跟踪的抢劫犯,叶菲终于在一堵墙的墙角找到了她想找的小广告。她把那串阿拉伯数字在心里念了三遍,确定自己记住了便要去找个地方打电话。

    她本来是这么想的,但忽然想到身后有个现成的人选。

    现在这个社会,就算是抢劫犯先生应该也会随身携带手机吧。

    这样想着,叶菲脚步一停,转过身愉快召唤:“出来吧。”

    躲在一堵写了“拆”字墙后的柳不寒只犹豫了一秒钟,就从那面砖墙后绕了出来。

    十几米外站着的黑发黑裙少女,皮肤白得似乎能反光,高鼻深目,五官精致,面孔融合了东西方人种的特征。

    一般来说,一只妖怪的人类形态是固定的,而且跟他们的本体有关。

    面前这只不辨深浅,身份不明的妖怪,看这长相……难不成还是东西方混血?

    这样的妖怪,不可能不在妖怪管理会上登记在册啊。

    柳不寒想到了唯一一种解释:

    除非,对方是故意不登记的。

    而往往,这种逃避登记,拒绝被管理的妖怪可都不安什么好心。

    柳不寒推了推眼镜,心里哀悼了一下自己的坏运气。

    还没等他张口,对面那只妖怪就首先出声了:“没想到竟然还不是人。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把你电话借来一用。”

    从群列表看上去,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加入了某个小学生中二群,因为这些人的昵称全是一些什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有朝一日刀在手】【十步杀一人】【富可敌国】这类画风诡异的名字,这其中郁衎算是最谦虚的那一种了,叫【皇帝】。

    好吧,这样一看,也不怎么谦虚。

    总之叶菲只有刚加进去的时候冒了头,之后一直心系着自己被人顶包的事压根没心情跟人聊天,直接把整个群都屏蔽了。现在要不是被人专门艾特了一下,她都不会点开看。

    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人艾特她的,此人的头像是一杯飘着热气的清茶,让人见了就不自觉想起一些词。

    比如佛系,比如养生……

    叶菲莫名其妙被喊出来,刚一露面那杯绿茶下面就一排回复:【牛逼】【牛逼+1】【牛逼+2】……

    她更茫然了,只能揪着其中一个熟面孔【有什么事吗,牧廖?】

    要问她为什么一眼就能认出牧廖,还是因为这个人的头像是一只p了两个头的猪八戒。

    一个头的猪八戒是憨厚,两个头的叫惊悚。

    牧廖的群昵称叫【最可爱的小居居】,应该是整个群里最接地气的名字了。

    这只顶着惊悚头像的最可爱回答她【不是我艾特的,是老柳。】接着他就帮忙把那杯茶给艾特出来【老柳!你喊的人!快出来!】

    绿茶头像的ID叫【苦不知寒】,文艺气息十足,就是意味不明。

    不过,老柳,不寒……

    两者联系在一起,叶菲想起了曾经在N市拦截她的那只柳树精,她记得来A市听乔蛮他们提起过,那人叫柳不寒。

    果不其然 ,手机屏幕上【苦不知寒】发了一个拱手的表情【好久不见,兰小姐。】

    于是叶菲知道了,这是曾经被她打的苦主找上门了。

    对于这类人,她一般是怎么处理的来着?

    想也没想,手指就先自己动了起来,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出去【我不付损失费,精神和肉体的都不付。】

    【苦不知寒】打了一串点点点,几乎占据了半个屏幕,以表达自己的哑口无言。

    其他人则哈哈大笑起来,第一个带头的就是那个一身双头的猪八戒,叶菲都奇怪他到底怎么把两张大脸塞进那个小小的头像框里的。

    笑完之后,顶着一只白孔雀图的【有朝一日刀在手】说道【这么凶的丫头,难怪要让郁衎去。】

    叶菲很冤枉,她哪里凶,她还未成年!那么弱小,无助,可怜,身上连一块金子都没有!再说她为什么打柳树精,还不是因为对方先动手的。

    她愤愤打了一大段话,试图全方位斥责这个刀在手污人清白,结果还没打完,那边柳不寒已经主动认错了【不能怪她,也是我当时心急,想当然了,先动手的。】

    【老柳托大了。】一个名叫【倾国倾城】的人如此说【都是他的错,谁让他吓到了我们的小宝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