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物语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时代的终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扶桑物语最新章节!

    无论在哪个国家,政府的首脑遭遇有预谋的刺杀,都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从媒体介入这件事情之后,关于中山久信首相遇刺一事,就成了扶桑国媒体唯一关注的热点。各大报纸、杂志连篇累牍地开始报道关于这件事情的始末,以及一些真真假假的‘独家秘闻’。有些电视台则直接蹲点在了今在亭,以及中山久信所送往的医院门口,开始了全天候的直播。

    即便是从来都不关注时政的玉川家,也终于感受到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各个町的自治团体,开始组织自查町内的所谓‘可疑人员’。据说此次刺杀的元凶虽然已经被击毙,但是他的那些同伙可能还在京都府范围内。为了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考虑,很有必要对每个町进行一次检查。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雪千代,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同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听伏原章丰的声音,分明有一种悲凉的情绪在里面。而且,连‘湖之间’在哪里都不知道。这种人,真的有共谋者吗?更像是…一个死士吧……’

    正在清泉寺后山跟着白神繁雅练习剑术的雪千代,回想起了今天早上蟹坂町自治委员会的姊小路阿姨过来通知这件事情时,自己所听到的那些情报。

    ‘中山久信首相似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元凶身份以及行凶动机也正在调查之中。确实也是一件大事情啊,一直都安宁闲适的京都,多久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了。连母亲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都很有触动,愣了好一会儿呢……’

    “雪千代,又神游物外了?”白神繁雅右手腕微微一扬,挑飞了雪千代手中的木棍,“你这个样子可不行啊。要是真刀真枪地打斗的话,早就受制于人了。”

    雪千代不好意思地鞠躬道:“抱歉抱歉,今天稍微有点走神了。”这时候,在一旁带着琴美观战的薰早已经捡起了雪千代的木棍,交到了自己的哥哥手上。

    “嚯?让雪千代分心的事情啊。”在白神繁雅的记忆里,雪千代在谨守心神方面,一直做得都不错。于是他索性收起木棍,“那么,说来听听看吧。”

    雪千代将自己今早从别人口中听到的消息转述给了白神繁雅。还不上了一句:“所以,这也确实是个比较大的事情了。也不知道调查进行到哪一步了。”

    “所以,这件事情,雪千代一定也有参加吧……”白神繁雅眼睛微眯,看了看雪千代身旁的薰,凑到了雪千代耳边,小声说道:“不然的话,就算是今上天皇崩御了,你也不会关心的。不是吗?至于调查继续到哪一步,自然是进行到背后的人想要的那一步……”

    雪千代看了看满是好奇的眼神的薰,哈哈一笑:“哈哈,白神大叔真爱开玩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来来来,我们继续比试吧!”

    “哥哥和白神大叔在说什么呢?”只有薰一人,看着似乎有意避开自己的两人,陷入了沉思。

    白神繁雅笑笑:“好吧,我们继续,不过,这次要换成真家伙了。雪千代,把你的‘澪铭姬鹤’拿出来吧。”

    “这个不太好吧,毕竟刀剑无眼啊!真刀真枪什么的,别吓着薰和琴美了。”

    白神繁雅摇摇头:“迟早都是要走到那一步的,只不过稍微提前一点而已。好了,别废话了。我还是继续使用这根木棍,你换成真刀,不要担心会伤到我。”

    雪千代进行剑术练习的同时,中山久信所在的指月综合病院里也正进行着一场对话。

    “大村大臣已经接任临时首相的职务了。现在东京虽然乱做了一团,但总算是没有瘫痪。”久我通实站在中山久信病床旁边,向其通报东京的政治动向。

    按照扶桑国法律,若是首相发生意外,不能理政,将由组阁时所选定的‘内阁总理大臣临时代理’人选,暂代首相一职。大村纪介作为中山内阁的农林水产省大臣的同时,也是中山久信组阁时指定的‘临时代理’人选。

    “大村啊,也好。不过,东京那边肯定已经吵得不像话了吧。摊上我这种擅离职守的首相,那些阁臣们也是够呛的。”中山久信似乎恢复得不错,居然还有闲情开自己的玩笑。“这么一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得不辞职了。”

    久我通实也没有隐瞒他的意思:“确实,东京两院对你这次的行为非常不解。再加上原来的有的龌龊,让你下台的声音成了两院的主流。自民党没有把这件事情回报给你,是担心你气急之下一命呜呼吧。”

    “呵呵,这时候他们倒是变得体贴起来了。”中山久信略有些嘲讽地说道,“那件事情,之后怎么样了?”

    “伏原芳章死了,切腹自尽。警视厅的人找上他的住所时,听说血都已经流干了。确实是死于自杀的。”久我通实面无表情地说道,“另外,加强了对伏原芳章的长女、次子的监控。警视厅的人想从他们两人中找到突破口。”

    中山久信不屑道:“既然这两个人没死,那就说明幕后的人并不担心他们落在政府的手里。要是能从他们那里找到突破口,真是天方夜谭。大概警视厅的人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随便找些东西凑数吧。不过,伏原芳章居然自杀了,说明这一次的敌人确实不简单啊!都把人逼到这个份上了。”

    久我通实点点头:“确实不简单,这一次,幕后的人格局有些大。”

    “哦?这话怎么说?”

    “你的那位代理首相,大村纪介颁布的第一条政令你知道是什么吗?”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不妙啊!”

    “召回在欧洲担任大使的前自民党干事长,牧野房纲。应该是为了之后总裁选举的事情吧。不过,这一次总裁选举应该没什么意义了。”

    听到这个消息,中山久信神色明显一顿。良久,惨然一笑:“原来,最大的内鬼就在我的身边啊……”很显然,他被自己任命的‘代理首相’背刺了一刀。

    “恐怕不止如此,东京都内现在传闻,牧野房纲似乎有自成一党的打算。据我所知,现在自民党内,已经有四分之一的人明里暗里表示要追随牧野房纲了。”久我通实再次抛出了一个有意思的情报。

    “等牧野房纲一回来,马上就能拉起一支在议会里举足轻重的队伍,而且连代理首相都是他的拥趸。牧野在党内的人缘一向很好,等他势力渐成,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入他的旗下吧。到时候,自民党失去两院多数党的地位,所谓的总裁也没有意义了。让两院重新议定首相人选的话,最后的胜者应该会是牧野房纲吧。”

    “不但把我这个打击世家财阀的急先锋拉下马,顺带还把理念有些偏左翼的自民党拆得支离破碎。从此之后,那些有意做出一番成绩的人,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了。”中山久信意味深长地看向了久我通实:“能有实力设计这种事情的,怕不是你的那些本家吧!摄关·清华家的那些老爷子们!”

    久我通实撇撇嘴:“我一个源氏嫡流,和那群藤原氏的人哪里算得上是本家?要说本家,也是你这个姓中山的。几百年前,还和藤原家的众人称兄道弟呢。说起来,我也是刚才才得到确切的消息的。”

    他这么说,等于赞同了中山久信的猜想。这一次的事情,确实是摄关·清华家的人设计的。作为体系内的一份子,他自然有自己的渠道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

    中山久信所属的中山家,在以前,是拥有‘羽林家’家格的公家,是藤原北家花山院流庶流。和摄关·清华家的大多数家族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藤原镰足(中臣镰足)。

    “抱歉,我不是怀疑你。”中山久信无奈的笑笑:“只是,被这样白白的设计了,连反抗的想法都提不起来,真是没用啊!”中山久信感叹自己被那些人设计,不但丢掉了首相一职,还丢掉了以后东山再起的土壤,差点连性命都丢了。但是,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他现在能做的,只有蛰伏。

    久我通实点点头:“以他们收拾首尾的手段,警视厅的那些人,最多只能查到伏原芳章那边。不过,刺杀的元凶伏原章丰已经‘被你’击杀,伏原芳章本人也已经自裁。嗯,大概能在伏原家中搜查出一些对你不满的证据吧,作为刺杀的动机。毕竟,你和他可是有破家之仇。那条调查洛京财团的政令,可是你自己签署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两个人的死是注定了的。九条、近卫那些人,才不会留下这些隐患呢!”中山久信看向了窗外:“樱町宗满那边估计要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了。明明他自己已经放过了伏原芳章,可是人还是死了。几次三番的设计樱町宗满的家人,还是被原谅了的伏原芳章,居然就这样因为外界施加的压力自裁了。樱町宗满一定会很郁闷吧。”

    “或许吧,毕竟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追随自己的人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类的情感总还是有的。”久我通实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今晚之前我会向两院递交请辞表,之后收拾首尾的事情,就麻烦你了。看来,要好好休息个几年了啊。”中山久信最终下了这一个结论,“对了,那个孩子之后没事吧。”

    “哦,你说雪千代吗?他没事,有那么多人护着他,能有事才有鬼了。”提到雪千代,久我通实嘴角也有了一些笑意。对于这个小孩子,他很是喜欢。

    “雪千代……”中山久信咀嚼着这几个音节,末了,笑笑道:“巧了,和我家凉叶的幼名一样呢!”

    “嗯,确实巧了,雪千代也是他的幼名。那孩子的大名的惟之,玉川惟之。”久我通实刚说完这句话,便看到中山久信整个脸都僵硬了。

    “喂!久信,你没事吧。”久我通实吓了一跳,刚要按床头的紧急按钮呼叫医生,便被中山久信叫住了。

    “没事,没事。只是有些累了……”中山久信笑笑道:“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反正你在东京和京都都已经歇息那么久了。”

    久我通实点点头:“那你好好休息吧。”说完便轻声离开了病房。

    “玉川…惟之,玉川…雪千代。”安静的病房里,轻轻地回荡着老人呓语般的呢喃:“不会这么巧吧……”

    指月综合病院的走廊上,久我通实也是深思不属。‘这样一来,我也可以不用去接久信的班了。唉,自民党那个烂摊子,谁爱要谁要吧。’

    刚才久我通实对中山久信说的事情,绝大部分都是事实,除了一点以外。摄关·清华家要对中山久信不利的信号,他早就已经收到了。在中山久信来京都之前,摄关·清华家的一些人多次联系过久我通实,希望对方重新步入政界。

    ‘那些人想让我重新进入政界,肯定不仅仅是让我当一个议员那么简单。也只有内阁总理大臣的位子对他们有吸引力而已。虽然已经想到了他们要对久信下手,把他从首相的位置上赶下去。但是没有想到他们采取的居然是这种方法。明明发动一次议会的弹劾就行了。莫非,他们也想趁机警告我一番?亦或是,直接也把我杀掉?’

    ‘这样看来,九条道教和西园寺公辅来京都,也只是烟雾弹而已吧。算了,反正今天有空,就去看看他们的‘精彩表演’吧。顺便,也给东京的那些人提个醒。好久不发作了,还真以为我成病猫了?’

    另一边,樱町家后院,朱桥上,樱町义孝也正在向樱町宗满汇报那件事情相关的情报。

    “伏原自裁了?”听到伏原芳章切腹自尽的消息,樱町宗满眉头一皱,“这一次,他们做得太过了。大村纪介也好,他背后的摄关·清华家也好,霸道到这个地步,就不怕遭受天诛吗?”

    一旁的樱町义孝微微躬身:“我们樱町家进入摄关·清华家的体系未久,所以这次的事情没能提前得到消息,实在是万分抱歉!”

    “不,义孝,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看这一次,连通实可能都不清楚具体的内情,更不要说我们自己了。”樱町宗满看向了朱桥下的锦鲤,“不过,经此一事,也并不是没有一点好处。至少,通实和中山久信他们之后应该会更加需要我们的力量。义孝,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经营。在拥有自保能力之前,不要轻易地露出自己的爪牙。呵呵,这些不用我说你应该都知道了吧。抱歉抱歉,明明都已经全权交给你了!”

    “能得到家主的指导,义孝感激不尽!”樱町义孝再次鞠躬,尽管自己差点被‘友军—摄关·清华’做掉,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应该冷处理,他也是知道的,“所以,这一次的事情,我会当做不知内情。”

    “对了,你说这次是一个孩子救了你们几个?”樱町宗满饶有兴趣的问道:“好像是叫雪千代吧,你以前和宗久一起救下的那个孩子。果真是宿命吗?你救他一命,他还你一命。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本来,樱町义孝想要在清算完伏原那些人之后,将雪千代的真实身份告诉樱町宗满的。不过,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于是,樱町义孝只是笑笑道:“确实是宿命啊。大概是神明留给我们的,专门守护我们的氏子吧。”

    “前几日,池上那老家伙又来找我了,希望我们这一次也能捎上他,给信司一个锻炼能力的机会。”樱町宗满摇摇头道:“那家伙还不是很清楚,这一次我们樱町家进入的地方有多么险恶呢。摄关·清华家那些人岂是那么好相与的,卷进来了,一个不小心,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樱町义孝想了想道:“其实现在确实还真是缺一些人手。经过上次的重组清洗,确实留下了一批忠诚度高、能力强的人才。不过进入一个新的体系,而且格局一下子大了不少,人手便显得不足了起来。摄关·清华家相关的人又不敢放到重要的位子上。池上信司的话,能力和忠诚都还是比较可靠的,把他引进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前期我也会尽量看顾着他们,降低风险。”

    “哦?既然你这边都同意了的话,那我就回复那个老家伙咯。”樱町宗满呵呵一笑,“说起来,前些日子,横森直俊那个老家伙也来找我了呢……”

    “横森仓人也是得用之人,有他过来协助的话,我也会轻松一点吧。”樱町义孝当然明白自己家主的意思,家主已经放权了,不好再干扰自己的工作。但是以前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们找上门来,他又不能不做表示,所以一直处于一种犹豫的状态。不过估计这次伏原芳章的死对他的触动太大了。

    于是,樱町义孝主动开口道:“其实,我还想把竹内时彦(竹内广彦之子)、伏原佑章(伏原芳章次子)、岛田桐吾(岛田健马之子)他们也一起召集起来。如果家主这边能够帮忙联系的话……”

    “竹内时彦和岛田桐吾应该都没问题,不过伏原佑章的话,就算了吧。”樱町宗满叹了一声,“他已经决定去东京了,摄关·清华家的本部似乎为他准备了一个位置。这是伏原芳章切腹前几日专程来告诉我的,还让我以后多多看顾他。可能那个时候,伏原那家伙就已经意识到自己难逃一死了吧。”

    “即便自己的父亲和弟弟都因为摄关·清华家而死都不要紧吗?”樱町义孝也叹了一声,“伏原家居然做到了这个地步……”

    “伏原芳章、伏原佑章父子俩向来不合,而且伏原芳章又偏爱小儿子伏原章丰。所以,即使这两个人都死了,他也不会有太大的触动吧。”樱町宗满眼神中尽是惋惜,“不过,伏原佑章有一个地方像极了他的父亲——不甘于人下。这次毅然选择进入摄关·清华家,想必也是想在那个新的战场上证明一次,伏原家不会永远居于樱町家之下吧。”

    “义孝,之后,真的就是你们的时代了。”

    “是的,家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