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祸水,打钱[快穿] 164.番外之变形记叛逆暴发户少女与俏村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我,祸水,打钱[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订阅更新不够百分之40, 请等72小时就可以参看更新

    他整张脸都红了, 耳朵红的要滴血,震惊的盯着她。

    小谢望着他就笑了, 这是多纯情的总裁啊, 亲一口就红成这样, “这该不会是宁总的初吻吧?”

    宁远红着脸就怒了,“谢昭昭!”

    “不许吼我。”小谢手里还拉着他的领带, 微微用力一拉, 凑近了盯着他道:“这个吻就当你报答我第一次救你的命,你还欠我一次。”

    宁远又惊又气,一把将自己的领带从她手里扯了出来, 咬牙切齿的道:“谢昭昭你是在耍我吗?”

    “这是我的初吻。”小谢答非所问。

    宁远就愣了住, 小谢看他一眼,“很惊讶吗?”

    她已经靠回了椅背里用帽子盖住了脸笑着说了一句:“我可是克死了爸妈的祸水,谁接近我谁倒霉,除了我爸妈谁敢爱我?”

    她声音闷闷的,听起来莫名的心酸。

    她就轻轻拉下帽子对宁远苦笑了一下说:“今天是我生日, 二十岁的生日, 也是我第一年一个人过, 这个吻就当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吧。”

    宁远坐在那里望着她,想起来去年她的母亲刚过世,他也是去年才知道她那么缺钱是为了给母亲治疗。

    她又拉上了帽子, 在帽子低下轻轻说:“祝我生日快乐。”

    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 还是想让宁远祝她生日快乐。

    宁远一时之间搞不清楚, 不知道如何回答。

    车已经到了酒店门口。

    宁远看她下车子走路都在飘,不放心的伸手扶住了她,把她扶上了楼,扶回了房间。

    屋子里一片漆黑,宁远单手扶着她刚要伸手去开灯,却被她抓住了手。

    “别开,我没化妆现在太丑了。”小谢哑声道。

    宁远就收回了手扶她进去,把她放在了沙发里,刚要收回手,胳膊却被她抱了住。

    “你要走了吗?”小谢在昏暗的光线下仰头看着他问。

    屋子里没拉窗帘,落地窗外的绮丽夜色照进来,昏昏暗暗的光线下她眼睛红红的,像是……刚才哭了。

    宁远喉头动了动,竟是心软了。

    “你能多留一会儿吗?”她声音哑哑的带着鼻音,央求一样的对他说:“就一会儿,过了十二点好吗?我不想一个人过生日……”

    他扫了一眼手表,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了。

    最终他还是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谢伸手将桌子上酒店送的香槟拿了过来,“陪我喝点酒吧,为我庆祝生日。”

    “我不喝酒。”宁远伸手按住了她的手,“你今晚也喝太多了。”

    “就喝一杯。”小谢竖起手指比了个“1”,求他,“就当是我的生日愿望,我许愿你今晚能陪我喝一杯酒行吗?”

    她那双眼睛看着你,你就忍不住的心软,宁远伸手拿过香槟替她打开,倒了两杯酒,少的那一杯推给了她。

    她端起来傻乎乎的笑着举起来跟他碰杯,“祝我生日快乐。”然后仰头灌了下去。

    宁远望着她也把那一杯香槟喝了下去。

    结果宁远一再心软,那瓶香槟没多久就被两个人喝光了,他很少喝酒,居然喝的有些微醺,见她晕乎乎的又要去找酒,伸手将她按回了沙发里,“说过了最后一杯,很晚了,谢昭昭你该睡觉了。”

    “我不想睡。”小谢抱着他的手臂挣扎着要站起来。

    “不想睡你想干什么?”宁远又把她按回去,她像个不安分的小兔崽子。

    “我就是不想睡。”她坐在沙发里晕头昏脑的挣扎抗拒睡觉。

    “为什么不想睡?”她是真喝多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闹别扭,宁远有些生气又很无奈的对她说:“不要再胡闹了谢昭昭,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她忽然就安静了下来,软趴趴的躺在沙发里可怜兮兮的看他,“你要走了吗?”

    宁远看着她无奈的坐在了她身边,松了松领带,“你睡着我再走。”

    她趴在他手边的沙发上半天半天哑声说:“我不想睡,我会做梦……”

    做梦?

    宁远刚想说做梦有什么好怕的,就听见她在手边特别小声特别小声的哭了?

    “谢昭昭?”他忍不住伸手拨开了她盖在脸上的黑发,看到她一张红红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被他看见又把脸往沙发里埋了埋,真哭了。

    他的声音软了下去,“为什么哭?因为不想睡觉?”

    她在手边,埋在沙发里小声的饮泣,声音软的像小猫,“我梦到我爱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我,我却什么也不能为她们做……”太压抑了,谢昭昭心里藏了这么多的眼泪和恐惧,小谢控制不住她的饮泣,小谢已经分不清这一刻是她为了做戏在哭,还是谢昭昭真的在难过,“我太糟糕了……我明明梦见了爸爸死,奶奶死,妈妈……我明明梦见了这些,可我什么也改变不了……叔叔说的没错,我就是个灾星,害死了身边所有对我好的人……连陆导师,他那么那么好的人……”她哭的发冷汗,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没有条理只是想哭,“你走吧,离我远一点,不然我也会害死你……”

    有只手轻轻的放在了她颤抖的背上,温柔的拍了拍,“不是你的错,你父母的死我听说了,不关你的事谢昭昭。错的是把这些事情怪罪到一个小孩子身上那些人,他们既蠢也恶毒。”

    小谢颤了一下,愣愣的听着那昏暗里的声音,除了谢昭昭的母亲再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些,就算不知道全部也会笃定的跟她说,不是你的错。

    他其实是个好温柔的人。

    身边人忽然收回手站了起来,等她惊慌的抬起头来只看到宁远离去的背影,小谢在这一刻沮丧极了,低头将满是泪水的脸埋进了手掌里,却在昏暗里看到一圈微光从手掌外挤了进来。

    她抬起头就看到昏暗之中宁远单手托着一个蛋糕走了过来,蛋糕上擦着一支蜡烛,微微的光晕晃在他脸上,他微红的脸难得柔和的一塌糊涂。

    “太晚了,后厨只能做个小的。”宁远将蛋糕放在了她面前的茶几上,又坐回了她身边,“勉强是个蛋糕,随便许个愿吧。”

    小谢望着那简单的奶油草莓蛋糕,在那一晃晃的烛光下笑了,笑着笑着居然真情实感的想哭。

    今天不是谢昭昭的生日,她骗宁远的。今天是她的纪念日——她在许多许多年前的这一天死了,被这个快穿世界的主神神祭大人带回了快穿空间,成为了一名快穿宿主,她把这一天当成她的生日,宿主小谢的诞生日。

    可从来没有人给她过过生日,她过了无数原主的生日,总是独自过自己的生日。

    说起来真孤独啊……

    她在烛光里舍不得吹灭这一支生日蜡烛。

    “怎么不许愿?不喜欢这个蛋糕?”宁远看她又笑又哭的忍不住问。

    她忽然伸手扑过来抱住了他,醉醺醺软绵绵的一个人一下子就栽倒进了他的怀里,险些将他扑翻在沙发里,他忙伸手托住了她的腰,就听她在耳侧小声说:“祝我生日快乐宁远。”

    像个小可怜。

    宁远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生日快乐。”

    她在他怀里微微松开手的坐直身子望住他,那么近的距离,那么微弱的光,她望着他眼睛里的泪水被烛光照的闪闪发光,哑哑的问他,“我想亲亲你。”

    宁远脑袋发懵,喉头发紧,他想他是真的喝多了,心悸的要命……她就闭上眼亲住了他的唇,那样柔软那样甜,像刚刚喝的香槟一样,瞬间让他脑子不清醒,伸手搂紧了她的腰,张口回应了她的吻……他从来不知道亲吻是一件这么让人愉快的事情,怎么吻也不够。

    他动|情的抱着她吻进沙发里,托着她的脖子让她仰起头来,她的脸好烫,像她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一样烫,像是要融化在他怀里。

    桌上的蜡烛跳晃着,昏暗的屋子里只有喝醉了的人动|情的呼吸声。

    小谢久违的欲|望被撩|拨起来,忘|情的伸手去拉他的皮带,却在快要拉开时被他滚烫的手一把抓了住。

    他松开了她的唇,挣扎出一丝的理智,埋在她的脖颈里喘出两口混乱的气息,闷声闷气说:“你喝多了……我不想趁人之危。”他抬起头看住了她,伸手抹掉了她脸上还挂着的眼泪,轻声道:“我不想伤害你。”

    都是成年人发生点什么怎么叫伤害呢!

    小谢抱住他的脖子,喘出口气,“我都二十了,我没醉,哥哥……”

    宁远低头又亲住了她的唇,却很快就松了开,“你该睡觉了谢昭昭。” 翻身下去抱起她将她抱上了床,拉开被子裹住了她道:“不要引|诱我,我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

    正常这样了你还能拒绝!

    小谢气的啊,他却躺在了她身边隔着被子将她抱进了怀里,抚摸着她的背说:“睡吧,我陪着你,不会再做噩梦了。”

    小谢也是实在醉了,在他怀里被他拍了两下哼哼唧唧就睡了过去。

    ===========================

    这一夜,她连半个梦都没做,一觉睡到外面的光落满床单,把她给晃醒了。

    她头疼的睁开眼,感觉有只手臂还抱着她,她在晨光之中扭头就看见了睡在她旁边的宁远,他这样抱着她睡了一夜……

    她看着睡熟的宁远有片刻的恍惚,他的头发软软的盖在眼睛上,眼尾那颗泪痣显得格外柔软,他的睫毛好长……好嫩好好看……

    下一个瞬间她就反应过来,她没做梦,没做男配要死的预示梦……

    怎么回事?她这和男配可是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吧,怎么男配不会死?只有男主会死??

    “宿主,原主的幸福值增加了。”系统忽然开口,“现在的幸福值是百分之四十。”

    什么?这样也增加了?谢昭昭到底喜欢不喜欢陆云起?还是她……只是希望有人能在她身边?

    小谢还没理清,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昭昭醒了吗?我们该回节目组了哦,车已经来接我们了,不要睡懒觉啦。”是她的队员妙妙。

    小谢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身边的宁远也被吵醒了,皱了皱眉看见她,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她一把捂住了嘴。

    “醒啦醒啦,我马上洗漱就过去,你们先在楼下等我一会儿。”小谢忙回了妙妙。

    等听见妙妙应了一声走了,才松开宁远,边匆匆忙忙的趴下床去浴室换衣服边对宁远说:“你先别出去,别被人发现你在这里,等我离开半个小时后你再出去。”

    宁远坐在床上眉头就皱了起来,见小谢从浴室里探头出来说:“昨晚的事很感谢宁总,但我确实喝多了……宁总别误会啊,咱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她从宁远讨好的笑了笑,“我想宁总也不想被拍到和我这个不入流的女团成员在一起,惹来绯闻,多麻烦啊。”

    误会?没发生过?

    宁远的火一下就起来了,坐在床上冷冷的说了一句,“我不怕麻烦,不介意。”

    小谢愣了一下,又笑笑说:“可我怕啊哥哥。”

    “那您昨晚还……”系统忍不住道:“宿主要对宁总负责。”

    谢昭昭的颜是真的很能打,一点点的异域感和颓丧感,越清晰越美丽。

    连宁远也不得不承认她生了一张‘镜头脸’,过呼吸都看起来这么动人。

    =====================

    台下响起一片欢呼声,小谢在台上疼的腿发软,骂了一句:“你是什么原始人系统?为什么连暂时取消痛觉的能力都没有??”

    “对不起宿主……”系统很抱歉,“我暂时还没被开发出本项功能……”

    导师区的陆云起在她跪下那一刻就站了起来,担忧的望着她。

    她等到主持人上台才扶着队友站了起来,主持人也被这一场演出惊到了,走过来才看清地上还有血,忙问了一句,“谢昭昭你的腿没事吗?要不要先扶你下去叫医生?”

    “不用不用。”她摆了摆手,又露出了谢昭昭惯用的不好意思的表情,“我没事,只是动作大了一点可能伤口又裂了……没事没事。”

    那台下谢昭昭的粉丝疯狂喊她的名字,喊的破音,她在台上对那群小粉丝笑了笑,朝她们鞠了躬,抬起头说:“我这次没哭,没跑调没跳错,希望能让你们满意。”

    台下的粉丝疯了喊:“满意!妹妹最棒!昭昭最棒!”

    主持人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台本,F组不需要过多的介绍和说什么话,但这次谢昭昭太出乎意料了,他忍不住对谢昭昭道:“谢昭昭,你这次真的很棒,你听听台下的尖叫声就知道你这次让人多惊讶……我很好奇,这首歌真是你改编的?你学过音乐?”

    小谢喘匀一口气道:“小时候学过一点,我妈妈是学音乐的,我跟她学过钢琴,后来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了,我妈妈也没有让我丢下钢琴,我很感谢她。” 谢昭昭从前也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这首歌我改了一遍,后来云起导师又帮我调整了一下,在这里要感谢云起导师,为我们组忙了好几天。”她拉着组员一起朝陆云起鞠了个躬。

    陆云起站在那里为她们鼓掌。

    “很棒,真的很棒。”主持人由衷的赞叹,这首小甜歌被改编的有了新的灵魂,非常适合舞台,他又问谢昭昭,“我真的想知道,短短几天你怎么……有这么大的进步?你是什么时候练的舞?”毕竟真没见过她在练习室里练过几次舞。

    小谢擦了擦脸颊旁的汗水,认认真真的替谢昭昭说这次的话:“其实从一开始我参加这个节目是因为公司的安排,之前也没参加过什么比赛,所以一开始一直很不适应,尤其是被谢曼队长选入了她们A组,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跟不上她们,她们真的太优秀了,我很怕会拖她们后腿害她们输了比赛,每次上台都会很怕,所以总是哭……”

    镜头扫到谢曼,她尴尬笑着对谢昭昭摆手喊了一句,“没有,你很棒。”比了个心。

    小谢像没看到一样继续说:“但这次换到了F组,大家真的很好,让我放轻松,开开心心的享受舞台,因为……可能这真的是我们F组最后一次站在舞台上了,所以大家只是想把这次舞台做好,最后一次把最好的自己呈现给大家,这么想着我就不紧张了。”她看向了谢昭昭的粉丝,“好像是多了一种信念一样,跟自己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跳舞唱歌给支持我的人看,我一定要做好。”

    “你做的很好。”主持人说:“你带着面具出场的时候,我们都不敢相信是那个记不住动作的你,你这次一定很努力在练习。”

    小谢心道:老子每天晚上都在小树林里偷偷练!练的她伤口都没能长好!这次她是真的为谢昭昭努力了!

    嘴上却假装心虚的对主持人笑着说:“要说努力其实我也没怎么努力……我腿受伤了所以一直没跟大家一起那么练习,但就是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记舞蹈动作特别快,跳的唱的一下子都记住了。”

    主持人都笑了,“谢昭昭你也太实在了,我想夸你努力……”

    小谢忙补道:“网上评论我的我都看了,我觉得大家说的都对,我确实不够努力,像谢曼队长她每次都好努力,我真的很佩服她,我以后一定会向她学习。”

    声乐导师也笑了,开口跟大家说:“真的,有时候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拼不过百分之一的天赋,有些人她天生就是能吃这碗饭的,像谢昭昭,她也不怎么努力,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开窍了,那种爆发是惊人的,是在怎么努力也追赶不上的。”

    镜头非常心领神会的给到了谢曼,谢曼一张尴尬的脸出现在了大屏幕里,连表情管理都没来得及做,她气的努力维持着笑容装作不对号入座的样子,可谢昭昭这番话不就是在说她吗!不然为什么要带她出场!

    小谢就是故意的,她避开镜头这么努力练习可不就是为了这一刻装逼吗!

    陆云起一直笑着望谢昭昭,忍不住开口替她解释道:“我要替F组谢昭昭说两句话,她这次真的有在努力完成这次舞台,虽然你们在节目里看到她总是坐在那里,那是因为她腿受伤了,你们今天也看到了……就算她带伤上场,也没有拖累F组,或许她真的天生适合这个舞台,只是开窍晚了一点,希望大家能看到她的进步。”

    “谢谢云起导师。”小谢又朝台下鞠了个躬,“谢谢支持我的人,我会努力成长起来,先改掉动不动就哭,我虽然不怕被骂,但我不想让喜欢我支持我的人被连累的一起骂,好像是喜欢了一个很丢脸的人,我想让她们喜欢我喜欢的理直气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